您当前位置: 必胜印刷网 > 新闻中心 > 出版 > 正文

提质增效关键期,少儿出版之路如何走?

时间:2018-08-14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摘  要:
和这座书香之城走过的几十年改革开放之路相似的是,中国少儿出版走过了高速增长的黄金期,也来到大业初成的关键节点。面对市场化发展不够充分、不够强大,原创能力较弱导致的资源争夺严重等“内忧”,和价格战、盗版、各类机构大举进击的“外患”,少儿出版人在坚持自救的同时,如何争取外援?作为少儿出版的主力军和排头兵,版协少读工委成员单位在形成“走高质量发展之路”的初步共识下,对于什么是高质量发展、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等核心问题的探讨,或将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少儿出版发展的风向标。

关键词: 少儿出版 

  作为改革开放的排头兵,鹏城深圳向世界展示着它的青春和活力。同时,在全民阅读和书香社会的建设中,深圳始终领风潮之先。深圳书城成为全国大书城的发展标杆,深圳读书月和南国书香节持续引领全民阅读风潮。在前日落幕的第28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前夕,由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简称“版协少读工委”)主办、广东新世纪出版社承办的第33届全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年会在深圳举行,以“引领少儿出版迈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为题,探讨少儿出版发展来路的同时,为少儿出版的迷途困境建言献策。

  和这座书香之城走过的几十年改革开放之路相似的是,中国少儿出版走过了高速增长的黄金期,也来到大业初成的关键节点。面对市场化发展不够充分、不够强大,原创能力较弱导致的资源争夺严重等“内忧”,和价格战、盗版、各类机构大举进击的“外患”,少儿出版人在坚持自救的同时,如何争取外援?作为少儿出版的主力军和排头兵,版协少读工委成员单位在形成“走高质量发展之路”的初步共识下,对于什么是高质量发展、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等核心问题的探讨,或将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少儿出版发展的风向标。
 
  高质量发展是必答题
 
  “高质量发展”为何是当前少儿出版人必须达成的共识?版协少读工委主任李学谦表示,“高质量发展是现阶段少儿出版的必然选择,不实现高质量发展,整个行业将难以为继。”客观上来说,一方面,从企业发展情况看,在少儿出版总体繁荣的情况下,存在跟风出版、重复出版、盲目引进等乱象,加上逐年增加的库存和退货率,在少儿出版整体盘子增长的情况下,许多少儿出版机构的效益反倒在下降,现在到了把这些泡沫挤出去的时候了。另一方面,从整体社会需求看,少儿出版已经完成由少到多的转变,当前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实现由多到好转变。学生、老师、家长的选书难,也进一步说明少儿出版亟需提高产品质量,而质量不过关、缺少品牌辨识度的少儿出版机构被弱化出局是迟早的事。
 
  主观上来说,作为文化企业,少儿出版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肩负着立德树人的重任。李学谦谈及19世纪末戊戌变法之后的中国现代少儿出版萌芽,在文学改良运动中,梁启超当时提出“少年强,则国强”,为了给国家培养新人,他组织从国外引进一些童话、诗歌,从杂志上的儿童作品到儿童刊物,最终有了少儿出版。而当前,少儿出版的时代使命则是为新时代民族复兴大业培育新人。
 
  厘清了少儿出版高质量发展的缘由,如何更好地理解高质量发展的内涵?明天出版社社长傅大伟认为,少儿出版的高质量发展可以从两个维度来认识:出版高质量的产品和出版行业高质量的效益。其中,高质量的产品又包括两个内涵,一是图书产品的内容具有较高的质量,能够取得突出的社会效益,为出版者带来较强的社会影响力;二是图书内容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具有长久的生命力,即是“长命书”。他认为,当前少儿出版人能够给后代子孙留下可以传世的少儿图书精品,才是这个少儿出版繁荣期最炫目的亮点。
 
  全行业为市场痼疾开良方
 
  随着越来越多的非专业少儿出版机构、下游渠道商、互联网教育商等涌入少儿出版市场,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势必会引发一些新的问题。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副社长杨佃青一语中的:“网店明抢,出版暗偷,作家无忌,出版互蚀”。他认为,这些乱象表明当前少儿出版市场还处于初级阶段,少儿出版社自身发展不够充分、不够强大,其他企业的介入也使得童书市场呈现碎片化的发展趋势,行业巨头尚未出现,少儿出版在整体市场的话语权仍较小。
 
  而这些问题,也正是实现高质量发展道路上必然要跨越的荆棘。
 
  针对于此,仅仅靠行业内每一个个体的自律,可能还不够,“需要自愈,也需要治愈”。而治愈的关键所在,则是要在顶层设计上,深入研究童书市场的发展规律,并根据这些规律研究得出结论、预见问题、采取对策。杨佃青建议,比如,针对盗版这样明确的违法行为,期待相关部门组织力量、采取强硬手段去打击;电商价格战对出版社利润空间的挤压,可以参考国外的做法对最低折扣进行限制等;针对“作家无忌”现象,根据研究结果做一些相关的必要规定,避免出版社之间的资源争夺形成恶性循环;另外,对于出版社之间的恶性竞争,行业要达成内部共识,制定一个有约束力的规则。
 
  未来出版社总编辑陆三强也针对图书价格和盗版问题提出了自己的建议,面对纸张、作者稿费上涨,折扣一再被压低,出版社空间利润被不断挤压,最终只是“赔本赚吆喝”的情况,期待相关部门制定行业规范;针对盗版手段愈加高明、异地打击难度加大、打盗维权成本增高等问题,期待能从相关的法律制度上更加严厉地进行管理、扼制,加大惩戒力度等。
 
  从主管部门到行业协会,也在不断为少儿出版的繁荣、市场规范做出努力。比如,全民阅读氛围建设,各种基金和出版工程对少儿社的引导、资助,建立少儿出版反盗版联盟,等等。而今年9月即将出台的《全民阅读促进条例》,以及呼之欲出的社会效益考评方案,或将对于少儿出版的高质量发展和健康生态的形成起到一定的积极促进作用。
 
  坚持出版主业“三不变”
 
  过去10多年来,少儿图书市场的整体规模从18亿码洋左右快速扩张到198亿码洋左右,增长了10倍多。傅大伟判断,在中国整体经济环境和金融环境不发生巨大变化的情况下,童书市场继续保持这样的增长势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在这种前提下,当前少儿出版高质量发展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变和不变的关系。
 
  第一,坚持内容建设不变,精品出版先行。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内容行业关于“内容为王还是渠道为王”的论调此起彼伏,甚至也出现过资本为王、技术为王的呼声,但少儿出版行至中游,如何实现提高出版效率和扩大经济规模的并驾齐驱?最核心的仍然是“内容为王,创意致胜”。近年来,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简称“川少社”)的生存发展之路也印证了这一点。 这些成绩主要得益于川少社将“品牌立社、品牌兴社”作为强社之本,在打造特色鲜明的童书精品、优化产品结构、追求产品的高品位和高质量等方面的持续发力。川少社社长常青表示,内容建设是出版社的主业之基,也是少儿出版高质量发展的基础和前提。同样,新蕾出版社(简称“新蕾社”)在坚定“少而精”的出版思路下,每年出版新书150个品种左右,单品效益和码洋持续攀升。
 
  第二,坚持内容资源管理,发力原创。经过连续10多年的高速发展,中国少儿出版的原创土壤逐渐走过培育阶段,引进版童书占据半壁江山的状况亟需调整,用李学谦的话来说“不能只喝洋奶,不喝母奶”。近年来,主管部门也对出版社提出了加大原创出版力度的要求。作为中国少儿出版的主力军和先锋队,专业少儿社的图书品种在少儿图书总品种中占比19.1%,市场份额占比30%,单品种效率远高于其他少儿出版机构。因此,更要充分利用自身的高质量发展优势,做出具有中国特色的少儿出版。比如,针对近年来大热的主题出版,希望出版社确定了以主题图书为引领,以少儿文学为重点,以知识、低幼为支撑的出版思路。三届“五个一工程”获奖作品《流动的花朵》《乍放的玫瑰》《少年的荣耀》,平均销量达到20万册。入选国家重点主题出版物选题目录的“中国风·节日绘本”销量10余万册,2017年的主题出版类新书《中国精神·我们的故事》销量5万余册,等等。这些现实题材原创作品为该社带来极好社会效益的同时,市场表现也令人欣喜。而连续多年位居少儿出版排头兵位置的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简称“浙少社”),将原创作为其立身之本,80%的码洋贡献来自原创图书。该社总编辑邵若愚称,未来在注重现实题材选题开发的同时,还要抓好新人新作,继续强化自身原创优势。
 
  第三,坚持读者本位,满足青少年当下的阅读需求。以内容建设为核心,并不是因循守旧,而是根据当前技术手段的变化创新产品形式,满足读者的最新需求,这也符合当前国家提倡的供给侧改革。通过优化资源配置、调整产业结构、提高产品质量,更好地适应少年儿童阅读需求结构的升级和变化。李学谦表示,从需求端来看,除了一般的大众化阅读以外,还应包括专业阅读和教育阅读,少儿出版应该细分为大众出版、专业出版、教育出版。为此,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持续调整产品结构,现已构建大众读物、校园读物、少先队知识读物等三大产品群。据新蕾社副书记、副总编辑薛印胜介绍,目前该社在供给侧改革方面,坚持“办好事、管好人”。“办好事”是指优化产品结构,一改过去儿童文学“一家独大”的情况,增设科普编辑室,细化期刊读物类品种,成立主题出版图书事业部等;“管好人”则是要求编辑对每一个选题进行深入调研,做孩子真正喜欢的书。
 
  拓展少儿出版的想象空间
 
  少儿图书市场正在发生革命性的变化,但内容和服务始终是相伴相生的。童趣出版有限公司总经理敖然认为,除了关注传统出版的提升、改造、提质增效以外,也要着力将传统出版和数字化传播方式相结合,寻求新的增长点。他提出,在这个群雄逐鹿的少儿出版大时代,为了从童书出版商向少儿出版服务商转变,必须坚持求新、存异。
 
  “求新”是要以传统出版为起点,开拓视野,关注技术、教育,关注一切从内容出发的原生产业。“存异”则是要从自己的优势出发,正所谓“小河里面可能也有大鱼”,不必每个方向都一拥而上,把握住出版社自己能擅长的某些小领域。
 
  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张克文持类似的观点,“少儿出版实现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的转变,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以创新驱动建立高质量发展的新模式,包括融合发展、资本驱动、产业意识三要素。”他认为,传统出版人不能仅仅成为码字工,2017年,中国网民规模已达7.72亿,手机网民规模达7.13亿,其中少年儿童网民规模超过1.5亿,这些摆在眼前的事实,也提醒着少儿出版人不得不以新的思维,应对新媒体的发展。
 
  一方面,以创意驱动高质量发展不失为一条好路径,让创意驱动选题策划、内容生产以及营销模式的变革,让更多优秀的人参与到少儿出版中来,形成源源不断的生命力。以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为例,坚持以创意引领编辑的成长、以创意拉动内容的生产、以创意催生读者的转化。该社近期出版的《企鹅冰书:哪里才是我的家?》,创意来源于两位中国本土广告人策划的新型油墨印刷商品广告。与此同时,在营销宣传上也通过制作动画视频、投放电视广告、植入电视栏目等多种方式,吸引不同读者的关注。
 
  另一方面,在文化发展趋向于泛娱乐化,信息技术无限延长内容价值变现链条的前提下,出版边界被拓展。相对于其他门类,少儿出版产品自带故事性和IP形象,更适合IP产业链运营。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冯杰认为,当前的大环境使得出版人应当站在文化传承与传播的角度看待出版,而内容的价值在于转化,传统出版转型升级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提高内容的转化能力。在这方面,本次大会的承办方广东新世纪出版社有了一些经验。其2009年引进出版的美国现象级畅销书《小屁孩日记》,至今总销量已突破1000万册,销售码洋达1.6亿元。该社社长姚丹林总结经验时表示,创新是高质量发展的动力。
 
  李学谦也指出,打造新媒体产品不能过于盲目,如果只是笼统地进行IP运营,可能会面临一些风险。“一定要防止新媒体产品完全替代纸质读物,未来我们要实现的是以纸质读物为主要形式的全媒体复合出版,构建少儿出版产品群,建立‘产品+服务’的商业模式。”
 
  无论是出版转型升级的需求,还是少儿出版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出版社的发展根本是选题,而选题策划的核心是编辑。诚如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王泳波所言,“打造原创精品的核心是内容资源,包括作家资源、经营培育资源、名家资源,只有培养好编辑群体,出版社才可以实现源远流长的发展,应对各种竞争。”
关键词:少儿出版 
热点排行
美企业推出新概念UV-LED喷墨丝网印刷机

据来自美国wxow网站的消息,丝网印刷机厂商…[详细]

杭州东城图像公司推出热敏CTP和UV-CTP

近日,杭州东城图像技术有限公司重拳出击,…[详细]

柯尼卡美能达黑白新品bizhub PRO 1200产品报告

革新化黑白数字印刷系统——拥有更全面的综…[详细]

上海紫光预推出数字喷墨印刷机PM520

上海紫光机械有限公司将在2011年11月举办的…[详细]

柯尼卡美能达bizhub PRESS C7000/C6000产品报

2011年8月5日,柯尼卡美能达在北京展出了其…[详细]

大族冠华新推GH794四色商务印刷机亮相全印展

第四届中国(上海)全印展于11月14日隆重召开…[详细]

更多知识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