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必胜印刷网 > 新闻中心 > 国内 > 正文

机器人产值有望突破800亿 仍有三大行业短板待补齐

时间:2018-04-04 来源:南方都市报

摘  要:
深圳机器人产业发展年度白皮书将在4月发布,虽然数据尚未公布,但业内人士预测产业规模将突破800亿元。

关键词: 机器人 

  深圳机器人产业发展年度白皮书将在4月发布,虽然数据尚未公布,但业内人士预测产业规模将突破800亿元。

  深圳机器人产业发展年度白皮书将在4月发布,虽然数据尚未公布,但业内人士预测产业规模将突破8 00亿元。经过5年的快速发展,深圳已成为全国机器人行业重镇。但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市场有正向“红海”演化的趋势:目前工业机器人应用场景出现标准化趋向和同质化竞争,服务机器人应用场景困难主要在于市场接受度。两种机器人目前都面临着三大行业问题:技术、人才和资本,技术短板是核心痛点。

  起步

  10年磨一剑

  换来自主研发技术的飞跃

  深圳早在2010年就出现了一次重大的技术飞跃,本土企业众为兴推出四关节机器人,打破了日本机器人产品垄断华南市场的局面。当时正值国内正在大力推动机器人产业发展,政策、资金、人才蜂拥而至,众为兴的机器人产品产生轰动效应。这个成功并非偶然,在此之前,众为兴已经埋头研发了8年。

  再谈当年,众为兴市场部经理王亮流露出自豪,他说,众为兴的发展路径和故事是中国机械自动化发展的一个典型模板。最早,这个行业的技术都是外来的,不掌握在自己手上,“很吃亏,一个类似螺丝的零固件掉了,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紧,都得拿去修,几块钱的事很容易变成要几百块钱才能解决”。正因为此,像众为兴一样的很多机器人产业链上的企业开始自主研发技术,埋头研发包括运控在内的机器人核心零固件。四关节机器人的推出,正是多年技术沉淀水到渠成的结果。

  四关节机器人的特别之处在于“驱控一体化”方案,即运控和伺服驱动融合在一块芯片中,“自己的大脑指挥自己的手”。此前,国内机器人应用的是非融合方案,即“自己的大脑指挥别人的手”。融合方案效率更高,在国内引起模仿,也成功拿下华南最重要的3C市场一块“蛋糕”。

  “江湖地位”

  快速发展5年

  深圳成机器人行业重镇

  四关节机器人面世后,2015年前后,国内开始大力推动机器人产业发展。经过近5年快速发展,深圳目前是全国机器人行业最重要的市场,产值规模在全国城市中位居前列。2016年产业产值约787亿元,企业数量达469家,虽然2017年度深圳机器人产业发展白皮书还没发布,不过有行内人士估计2017年产业规模将突破800亿元。

  目前市面上的机器人大概可以分类为工业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深圳是全国工业机器人产业链最为完整的城市,深圳目前机器人企业多为系统集成商。在区域分布上,深圳宝安和南山机器人企业占到全市一半以上,其中工业机器人在宝安区分布最广,服务机器人则更多集中在南山区。

  2016年数据显示,深圳工业机器人产值564亿元,占机器人产业产值的71.69%.目前工业机器人成功应用领域包括汽车、3C行业和海洋装备等。

  众为兴的市场份额就是这样,其目前70%的市场份额来源于3C,食品包装、铝电池、新能源和医疗等也已经涉及。

  工业机器人产业链由零部件企业、本体企业、代理商、系统集成商、最终用户构成。类似众为兴这种企业主要经营核心零固件,形象来说,经营的产品相当于机器人的“大脑”。

  工业机器人中小型企业偏多,占市场较大份额,深圳机器人协会反馈的上市公司数量只有几十家。

  服务机器人市场在2016年爆发,产值规模在企业数量规模仅增加1家的情况下,增幅达147 .78%.去年企业数量继续保持增长态势。

  行业痛点

  技术:水平和国外还有差距

  尽管深圳拥有最完整的机器人产业链,上游核心零部件企业最多,国产化率也在上升,但中游的本体和下游的系统集成国产化率都还比较低。2016年行业白皮书指出,技术是机器人行业的“核心痛点”。

  上游三大关键零部件占到了机器人总成本的72%,其中伺服系统成本占24%,减速器占36%,运动控制器占12%.三大关键零部件决定了机器人的性能、质量及价格,是机器人产业发展必不可少的环节。

  数据表明,除了控制器国内比较拿手,深圳的固高、众为兴等都做得比较好。其他两者国内技术都和国际上有差距。伺服电机欧美品牌现在做得最高端。减速机利润空间最大,实现减速机国产化是国内机器人企业降低本体成本提高销售量的关键。

  近几年深圳本土企业在核心技术上不断突破,工业机器人领域的动力系统、控制系统以及人机界面等技术已领先全国,部分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如富士康的本体、雷柏的系统集成、汇川的伺服器、固高的控制器等。但总体而言技术和国外还有差距。

  2016年的行业白皮书建议,一方面应重点支持产业链上游关键零部件环节的固高、众为兴、雷赛、汇川等深圳本土核心部件企业技术攻关的自主创新。另一方面应想方设法强化硬件技术项目的引进与合作。

  金钱

  “行业需要更有耐心的资本”

  机器人是国家重点扶持战略新兴行业,两年来吸引大量的关注和资本。当时就有工信部人士指出,中国的机器人产业存在投资过剩的隐忧,需要避免盲目扩张和低水平的重复建设。发展至今日,行业认为现在机器人初期的“过热”已经褪去,处于资本和技术的沉淀期。

  深圳机器人协会一位人士认为,情况确实如此,前两年机器人投资热度很高,他日常在协会负责对接机器人发展服务,就他手头现有在联系的就有几十家意向机构。近两年的投融资趋于理性化,因为经过洗牌后,投资者发现投资回报不合设想,如果现在不是能快速做大的类型,投资者意向就会偏低。反而是大企业想入股并购、补齐产业链的情况现在多一些。

  而这让企业人士不安,“机器人是一个很烧钱的行业。”泰达机器人董事长陈大立认为,在机器人行业内站稳脚跟,资金、技术、人才缺一不可。因此,在机器人产业的设备开发周期长的情况下,面临技术门槛和人才成本双高的压力,对资金的要求也随之更高。

  锐曼智能CEO高子庆分析,机器人行业门槛高,投资至少到千万元级,才能带动企业在行业里面的发展,国家有扶持人工智能的项目,但机器人产业只是作为里面的一个子项。虽然机器人行业需要融资,但是其产业运行周期长的特点或和投资理念相悖,“资本是一把双刃剑,机器人行业需要更有耐心的资本,而不是那种希望能快速变现的资本”。

  陈大立和高子庆都持有同样观点,技术是机器人研发和制造的核心,技术的积累和沉淀需要时间,机器人的打磨和升级需要时间,在等待产业成长的过程中,资本要更有耐性。

  人才

  专业对口的毕业生不够用

  陈大立认为,谈到“鼓励机器替代人”,社会担心造成就业困难,但当下的80后90后很少人有意愿进入工厂当蓝领,情况已经转变为“找不到人从事劳动强度高的工作”,劳动力成本水涨船高,劳动环境又亟待改善,“这也是机器人存在的意义”。但问题又来了,上哪找符合机器人行业需要的人才?

  深圳市机器人协会人士认为,人才正是这个产业的短板。以深圳几家技术学院为例,机器人专业毕业生供不应求,企业还得定向培养人才。

  “从事机器人行业的相关人才并不多,技术门槛问题也导致人才成本比较高,是一种供不应求的状态,”高子庆说,自己也不是机器人行业的专业人才,现在自己企业的核心研发团队人员大多数是从自动化或计算机专业毕业的。

  高子庆说,目前国内只有极少数大学开设和机器人产业相关的课程。在人才方面,北京优于深圳。

  从产业的高端制造层面看,研发端需要人才;从机器人的实际投入使用方面,陈大立认为,机器人的操作也是有门槛的,因此应用端也同样需要人才。“现在有一些院校和企业会共同办学,在机器人操作使用层面对学生进行培训,但这样的投入会使学生的学习成本提高,”陈大立表示,培养机器人产业的实际操作人才更应该由国家来提出。

  针对这个问题,深圳也在推动解决。2014年起,深圳市财政连续7年每年安排5亿元用于设立市机器人、可穿戴设备和智能装备产业发展专项资金,支持相关产业发展。目前,深圳与机器人产业重点相关的实验室和工程实验室、机器人孵化器和产业研资联盟达10余个,专门针对机器人人才培育的深圳连硕机器人职业培训中心2015年3月底揭牌成立。

  行业探讨

  对价格敏感的中小企业恰是最大的市场

  泰达机器人在工业机器人行业深耕多年,产品主要应用在工业表面处理和流体控制领域。在董事长陈大立看来,像汽车及其零部件行业,由于很早开始启用机器人代替人工,应用场景成熟。而在传统行业如家具、陶瓷,他们对机器人仍不太接受。对价格也很敏感,“中小型客户普遍觉得机器人价格比较贵,以及操作机器人需要高级技工人才,有些客户也不敢购买使用,怕买入后没人可以操作”。

  在深圳机器人协会人士看来,中小企业的“敏感”,反映了工业机器人的应用场景局限。但另一方面,自动化最广大的市场恰恰就是在中小型企业。

  服务机器人产品也曾面临类似的处境。如在芯片设计领域从业多年的锐曼智能CEO高子庆,2013年开始组建公司,专注智能领域。高子庆说,起步阶段选择的是“2C”端(直接面向终端消费者)市场,一开始就面临定价难题。“2C客户对机器人的价格敏感度比较高”,如果降低市场价格,就没办法生产出体验感好的产品;要优化体验感,必然要使用高成本的材料,零售终端价格就会很高。

  在2C市场遭遇挫折后,高子庆决定转向2B市场,“这个市场能够接受价格比较高的机器人,客户希望机器人可以促进工作效能,帮他们赚钱。”

  低水平同质化竞争造成干扰

  在价格敏感的同时,机器人产品的市场接受度也很有局限,内部同质化、低水平竞争使这种情况更不利。“我们常常在市场上看到,一个平板电脑或手机,披上了机器人的外壳后,它也叫机器人,”高子庆哭笑不得地说,这些产品没有机器人应有的识别体系,没有很好的运动控制、云识别,对市场造成很大的干扰,很多客户并不清楚机器人真实的形态应该是怎样的,“机器人是市场上的一个新事物,客户常倾向先尝试便宜的产品”。

  直到现在,机器人业内低水平的竞争一直存在,产品间的抄袭乱象也没有停止,这不利于行业未来的发展和技术的沉淀。泰达机器人董事长陈大立表示,在竞争不可避免的情况下,初创公司一定要有自己的品牌意识,提供更好的产品体验。除此以外,企业还应该在不同应用场景下功夫钻研。在工业机器人的场景发展上,企业需要有行业的核心合作伙伴,并与产品的研发方和生产方协同,才能够沉淀出属于自己的特色技术和产品。

  在致力于服务机器人的高子庆看来,自己的产品在医疗、司法行业应用得较好。“去年做的比较好的是机器人导医,很多医院的护士不愿意做导医工作,因为长期站着十分消耗精力,技术含量相对其他职务也比较低,但是它对医院来说是很重要的,”目前在很多医院,包括北京301医院、协和医院、深圳北大医院、宝安中医院等地都可以看到机器人导医的身影。

  高子庆认为,像法院、检察院等司法机关,每天都有不少人上门咨询、办事,其前台的法律咨询工作琐碎,这对机器人行业也是一个机会,同时他也观察到,今年伴随着税务改革,相关的咨询工作量也会增大,目前锐曼已经和南京一家税务工程的企业达成合作,希望推出税务机器人。

  深圳机器人协会人士认为,服务机器人场景应用困难主要在于市场接受度。现有的应用场景主要是因为有市场需求所以存在,其他应用场景需求需要开发、市场的接受和技术的进一步提升。

  创业者对话

  行业进入“红海”品牌化却才露苗头

  记者:深圳甚至国内的机器人技术和国际相比处于什么阶段?将有什么发展趋势?

  众为兴市场经理王亮:虽然与国际技术相比,国内机器人有些技术已经追平到不相上下。但总的来说国内技术和市场都还处于成长期,比方国际上提倡的工业4.0是制造网络化,而我们的工业还在单机的自动化,在追赶国际水平。现在国内市场的大份额还是国际企业把控着。

  国内行业目前还处于快速增长阶段,即还在“蓝海”中,但不久的将来也会和当年的手机行业一样,出现同质化进而进行洗牌,洗牌已显端倪,现在也开始在进入“红海”了。产品出现智能化和品牌化的苗头,但要真的诞生更多品牌还有一段路要走。

  锐曼智能CEO高子庆:我认为机器人是继电脑、手机后第三个可以在全球掀起硬件浪潮的产品。机器人是可以创建生态的一个行业,也能让应用开发者发展壮大。当机器人技术能够突破,真正取代人工,同时成本能够降低到人工成本的1/5时,产业会在那时迎来更大的爆发和增长。

  目前来说,美国的人工智能技术比我们强,但在某些点是不如我们的,如汉语言的语音识别等。同时,我们国家在机器人的人工智能应用上有望超过美国和日本,国际上,人工智能的基础技术算法目前是公开的,大家的差距不会太大;在人工智能中非常讲究的数据技术上,数据样本如果够多,技术上的发挥才能更自由,而这正是中国的优势。我们有足够多的数据样本,2B市场也为我们提供了大数据积累的条件。

关键词:机器人 
热点排行
美企业推出新概念UV-LED喷墨丝网印刷机

据来自美国wxow网站的消息,丝网印刷机厂商…[详细]

杭州东城图像公司推出热敏CTP和UV-CTP

近日,杭州东城图像技术有限公司重拳出击,…[详细]

柯尼卡美能达黑白新品bizhub PRO 1200产品报告

革新化黑白数字印刷系统——拥有更全面的综…[详细]

上海紫光预推出数字喷墨印刷机PM520

上海紫光机械有限公司将在2011年11月举办的…[详细]

柯尼卡美能达bizhub PRESS C7000/C6000产品报

2011年8月5日,柯尼卡美能达在北京展出了其…[详细]

大族冠华新推GH794四色商务印刷机亮相全印展

第四届中国(上海)全印展于11月14日隆重召开…[详细]

更多知识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