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必胜印刷网 > 新闻中心 > 国际 > 正文

澳洲两大传媒巨头合并引热议:传统纸媒到底还有没有未来

时间:2018-08-02 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摘  要:
《澳华财经在线》7月26日曾报道, 澳大利亚两大传媒公司九号娱乐公司(Nine Entertainment,ASX: NEC)和费尔法克斯传媒(Fairfax Media,ASX:FXJ)将合并,组成一家新的价值42亿澳元的广播和出版公司。合并后的公司名为Nine,这也就意味着拥有177年历史的Fairfax品牌将消失。

关键词: 合并 纸媒 

  《澳华财经在线》7月26日曾报道, 澳大利亚两大传媒公司九号娱乐公司(Nine Entertainment,ASX: NEC)和费尔法克斯传媒(Fairfax Media,ASX:FXJ)将合并,组成一家新的价值42亿澳元的广播和出版公司。合并后的公司名为Nine,这也就意味着拥有177年历史的Fairfax品牌将消失。

  这一消息不仅让传统媒体尤其是传统纸媒从业者感受到了飕飕凉意,也在传媒圈引起了极大的关注。而各方的热议似乎殊言同归,都指向了同一个疑问:传统媒体尤其是报纸还能撑多久?未来真的会消失吗?

  新媒体冲击下旧日风光不再,全球报纸同此凉热

  其实,纸媒的衰落早有征兆,目前只不过是“症候”集中爆发期而已。

  早在2010年10月,美国三大主流报纸之一的《纽约时报》董事长苏兹伯格在一次探讨报业未来的会议中说,他们最终将在未来的某个时间停止《纽约时报》的纸质印刷,但是日期待定。颇有意思的是,这家在10年前就有预感的美国大报,至今还在出版纸质版。

  事实上, 时间只是个小问题,重要的是,它向人们的阅读习惯发出了一个信号,比如,拥有140余年历史的美国《西雅图邮报》在2009年3月17日发行最后一期报纸后,宣布终止印刷版报纸的发行,而转为完全的网络版。同样,在美国知识分子中享有颇高声誉的《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也在2010年停止了印刷版报纸的发行,取而代之以及时更新的网络版报纸和印刷版的周刊。

  2012年12月31日,美国老牌杂志《新闻周刊》上摊最后一期,杂志总编辑蒂娜·布朗在一篇名为“《新闻周刊》翻过一页”的文章中写道:“我们正在转型,不是结束。”布朗发表声明称:“这不是一本传统意义的杂志,或者一个墨守成规的地方。本着这样的精神,我们进行了最重大的改革,拥抱数字媒介,所有我们的竞争者终有一天,将以同样的热情拥抱网络。我们走在了前面。”

  中国市场化报纸正面临寒冬,关停前赴后继

  2009年3月30日,出身名门的市场报(人民日报主管主办)在封面刊登题为《风雨兼程三十载 市场报今日向读者道别》的文章。至此,隶属于《人民日报》、拥有30年历史、曾辉煌一时的《市场报》正式停刊,改为《中国能源报》,2009年6月2日创刊。

  《市场报》的转身并不是一个偶然事件,在那前后停刊的还有《中国足球报》、《中华新闻报》等。

  央视前著名主持人张泉灵有一句名言:“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句再见都不会跟你说”。

  的确,以《市场报》的停刊为标志,曾经风靡一时、靠迎合市场生存的都市报逐渐进入了衰退期,进而关停潮次第掀开。从2009到2017的8年间,中国大陆已有40家都市类市场化的报纸关停。其中尤以曾在报纸市场纵横捭阖、红极一时的《京华时报》、《东方早报》的停刊,让人唏嘘。《京华时报》的关停还被列为2016年的中国报业十大标志性事件。

  2016年12月31日,《京华时报》最后一次出现在报刊亭里,即将走完15年征程。封面的休刊词“新征程,再出发”格外引人注目。至此,立足北京,创刊15年,曾占领北京早报70%以上的份额,创刊时提出“百年京华”口号的《京华时报》终成“烟云”。

  《京华时报》在休刊词中写道:“明天,《京华时报》将不再用白纸黑字为您记录昨天。但《京华时报》的白屏黑字,将继续与您为伴。《京华时报》将成为北京市第一家停止纸质版印刷的都市报。”

  《京华时报》和《新京报》作为集纳社会资金创办的综合性日报,曾被看做是以全新的机制引领中国报业改革并获得成功的典范。时任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的喻国明曾评价两份报纸的出现是"搅活了北京报业略显平静的局面"。

  2016年12月31日,《京华时报》最后一次出现在报刊亭里

  的确,无论从媒介视野,还是办报传统,亦或是关注度,《京华时报》都称得上行业翘楚,就连死也死得那么悲壮,依然是京华“第一家”。

  《京华时报》停刊后,由于员工对转岗“安置”措施不满,曾引发了不小的争议,谢幕并不完美。

  相较于《京华时报》的轰然坍塌,曾经是上海市场化报纸双雄的《东方早报》的停刊则是“有备而停”。

  《东方早报》所属的上海报业集团,是对与新媒体对传统纸媒的冲击感知较早并作出应对的传统报业集团。2013年,上海报业集团组建后就发布了新闻APP“澎湃新闻”,主动拥抱新技术和新渠道,谋求新出路。

  2014年7月正式上线的澎湃新闻,由《东方早报》团队打造。据澎湃时称,澎湃新闻在原创力、传播力、影响力等媒体核心指标方面都已经完全覆盖和超越了《东方早报》,《东方早报》具备了告别纸质版,实现向互联网新媒体彻底转型的条件。于是,上海报业集团决定,从2017年1月1日起《东方早报》休刊。《东方早报》原有的新闻报道、舆论引导功能,包括采编人员等,将全部转移到澎湃新闻网,实现了纸媒向移动互联网平台的无缝对接。这也使得《东方早报》的停刊,成为大陆无数不多的、为媒体圈带来改革希望而非绝望情绪的停刊案例。被业内人士视为传统媒体应对媒体融合大势、寻求转型的明智之举。

  普华永道发布的《2017全球传媒产业发展报告》显示,截至到2017年,全球约有50亿报纸读者,其中有近三十亿人阅读印刷版报纸。过去的五年中,全球报纸的订阅数及收入双降。有55%的报纸企业认为在线平台的发展严重挤压了传统报纸出版行业的利润。在接下来的五年中,更多的互联网接入将会给报纸带来更大的压力。读者和广告将从印刷媒体转向数字媒体平台,进一步限制报业的成长。

  由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发布的“传媒蓝皮书”——《2018年中国传媒产业发展报告》则指出,2017年,中国纸质媒体市场继续呈现下滑趋势。报纸更是传统媒体中广告下滑最多的媒体,行业经营环境愈发艰难。报业改革发展四十年,曾经历过二十年左右的辉煌时期,但面对新技术、新商业模式,报纸似乎难以走出“传统”的束缚。虽然报业纷纷探索自己的融媒转型之路,但众多因素使得转型动力不足,最后成效不高。大部分报纸由于缺乏技术和资本的支撑,在技术日新月异的时代,经营者变得越来越被动。

  CTR 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报纸广告下降32.5%。报纸广告市场的下降幅度较前两年“断崖式下降”有所缓和,降幅较上年低6.1个百分点,报业广告似乎已接近“触底”。一些有实力的报业集团转向文化产业投资,报业广告收入在报业总收入中的比重逐步减少。

  破解经营压力:打造多元化产业势在必行

  在前述的40家关停的报纸中,除了《东方早报》属于战略转移式的主动关停,《市场报》更名换场,其余的基本都是迫于经济压力。

  如果还只是仅仅依靠报纸广告做支撑,市场化报纸死是必然的,只是早晚的问题。于是,经营转型,打造多元化产业成了传统报纸生存的不二法门。目前大陆活得好的报业集团,没有一家是靠报纸广告支撑下来的。

  《报业转型新战略》一书详细论述了两个平台的理念,舆论平台是根本,赢利平台是主业。以赢利平台来支撑舆论平台,舆论平台反过来又可助力赢利平台。

  微信公号《报业转型》以河南日报报业集团为例详解报业的多元化经营之道。目前,河南日报报业集团拥有全资及控股二级法人经营单位29家,涵盖新媒体、金融投资、户外广告、房地产、酒店、教育、文化物流、商业印刷等多个产业领域,新的经济增长点不断形成,多元产业支柱作用逐步显现,报业与多元产业相互融合、相互促进,产业结构不断优化,综合实力明显增强,发展质量持续提升。

  2017年,河南日报报业集团经营收入同比增长18%,利润同比增长49%,均实现了较大幅度增长;多元产业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上升到69%,已经成为河南日报报业集团新的经济增长极,为河南日报报业集团媒体融合和转型发展提供了强大物质保障。

  内容为王:对原创、深阅读需求为纸媒提供生存空间

  《纽约时报》宣布将适时停止纸质版后,在学界和业界引起一个广受争议的话题。有着多年出版经验的《出版人》杂志执行主编冯威说,从阅读内容的角度来看,会把以前混在一起的内容逐渐分层化,也就是分成浅阅读和深阅读。

  浅阅读就是纯信息的,还有纯消遣为主的,不需要思考,也没有留存的价值。这部分要逐渐转成通过手持阅读器来电子阅读.但是对于深层阅读而言,还是要以文字印刷为主,它需要做批注需要深度思考,而目前电子书的技术还达不到这种亲和力,这也是纸制书生存的一个空间。

  碎片化在手持端,深阅读还得看纸质。在一个个倒下的报纸的背影里,我们不妨看看那些依然坚挺的前行者。

  越是人人都是记者的时代,就越有专业媒体生存的价值与空间。应对新媒体,传统主流媒体的应对之策决不是比俗、比碎、比多、比垃圾,而应该是朝着“高端化”进发,成为与自媒体不同的高端媒介。

  这是立志要成为“不同”高端媒介的《扬子晚报》秉持的观点。

  “在这里遇见不同”,是《扬子晚报》打造的新闻APP“紫牛新闻”的宣言。专注于研究媒体融合的微信公号《报业转型》认为,这种高端化理念符合报业转型强调自身优势的要求,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报业转型的未来发展方向。

  自2017年6月28日诞生以来,“紫牛新闻”不断探索内容的高端化之路,致力于打造原创深度新闻,用真实权威的好内容,引领传统媒体向新媒体的急速转型,成为全媒体时代当之无愧的先锋产品。信息碎片化的时代,全民媒体化倾向,把传统纸媒的生存空间进一步挤压,而“紫牛新闻”的诞生展现出来的“内容高端化理想”,区别于碎片的、草根的、没有权威性的信息,代表着报业转型未来的方向。

  事实上,打造移动端新闻APP来弥补报纸本身被稀释掉的影响力,一直是包括《扬子晚报》在内的大型报业集团融媒体改革的重中之重。目前在中国的融媒体版图上,基本已经形成了东有澎湃(东方早报)、西有封面(四川日报)、南有并读(南方都市报)、北有无界(财讯集团)的新闻客户端格局。

  纸质阅读作为一种沉淀的文化传统,会衰弱但不会消亡

  分析到此,我们不妨再回到文章开头提到的澳洲两大传媒公司九号娱乐公司(Nine)和费尔法克斯传媒(Fairfax)合并这个“引子”上来。

  崔少元和Michael Stutchbury先生

  本周二,就Fairfax与Nine的合并以及传统报纸的兴衰,澳洲知名投资人崔少元借AFR 创新峰会 ,在悉尼温特沃斯索菲特酒店和Fairfax旗下《澳大利亚财经评论》的总编辑Michael Stutchbury先生进行了交流。随后他把这次交流的感受写成了一篇题为《传统纸质媒体会退出历史舞台吗?》的短文,这里,分享给大家,也作为本文结尾——

  在后工业时代,由于复制技术特别是电子印刷、电子摄像技术的出现,人类社会进入到了一个浅层阅读的时代,图像、视频和电子版凸显出便捷和直观的优点,传统的报业变得越来越萧条。

  说到Fairfax与Nine的“联姻”,以及Fairfax今后将失去它177年的品牌,Michael倒是显得颇为平静,他说两家媒体的这次结缘将会是强强联合,定会给读者和观众带来全新的感受。

  最近几年,每个周五下午3:10分左右我的邮箱里都会收到《澳大利亚财经评论》Michael先生的“总编寄语”,总结本周的财经大事件,对未来的市场做一预测。Fairfax与Nine合并后,总编寄语还会写下去吗?我还会依旧能收到它吗?想到这,我不免有些伤感。

  对于Fairfax——《澳大利亚财经评论》和纸质媒体的未来,我们也许还是要乐观一些,只要人类存在,只要人类还在思考,传统的报业虽然会受到新媒体的冲击,会衰弱,但它们一定不会从这个地球上消失,因为纸质阅读毕竟是一种沉淀的文化传统。

  最后请允许我引用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常务副校长Margaret Gardner教授在本次创新峰会上的一段演讲作为这篇短文的结语吧——

  我们不是一个孤独的舞者,我们是在一起共舞。手牵手,我们可以跳得更好!

关键词:合并 纸媒 
热点排行
美企业推出新概念UV-LED喷墨丝网印刷机

据来自美国wxow网站的消息,丝网印刷机厂商…[详细]

杭州东城图像公司推出热敏CTP和UV-CTP

近日,杭州东城图像技术有限公司重拳出击,…[详细]

柯尼卡美能达黑白新品bizhub PRO 1200产品报告

革新化黑白数字印刷系统——拥有更全面的综…[详细]

上海紫光预推出数字喷墨印刷机PM520

上海紫光机械有限公司将在2011年11月举办的…[详细]

柯尼卡美能达bizhub PRESS C7000/C6000产品报

2011年8月5日,柯尼卡美能达在北京展出了其…[详细]

大族冠华新推GH794四色商务印刷机亮相全印展

第四届中国(上海)全印展于11月14日隆重召开…[详细]

更多知识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