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必胜印刷网 > 新闻中心 > 出版 > 正文

一往情深,一位尼泊尔出版人的中国情结

时间:2018-04-13 来源: 国际出版周刊

摘  要:
初次见到凯兰•高塔姆的人很可能会误以为他精通中文。在刚结束不久的博洛尼亚童书展上,你总能看到他在一群中国出版人中谈笑风生,听着中文的他频频点头,但后来才发现其实他并不会中文。

关键词: 尼泊尔 中国情结 

  初次见到凯兰•高塔姆的人很可能会误以为他精通中文。在刚结束不久的博洛尼亚童书展上,你总能看到他在一群中国出版人中谈笑风生,听着中文的他频频点头,但后来才发现其实他并不会中文。

  凭借着对中国的了解,高塔姆称自己对中文有着“神奇而强大的猜想能力”,大多数情况下他总能猜到对方的意思。

  高塔姆从不掩饰自己对于中国文化的热爱,他会唱邓丽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喜欢临摹中国书法,时常在微信上和中国朋友们分享心情,甚至还调侃自己的体型就可以说明对中国美食的热爱。

  这个高大黝黑、总是挂着一脸灿烂微笑的尼泊尔出版人,出生在一个和中国渊源颇深的家庭,他的父亲曾作为尼泊尔编辑家协会主席多次访华。

  继承和发展了父亲的出版事业,如今他已经成为尼泊尔甚至南亚地区推广中国文化的关键人物。

  记者:中国出版人对尼泊尔出版业和图书市场还缺乏深入了解,请为我们介绍一下。

  高塔姆:尼泊尔的图书市场很小,即使是与中国小城市的图书市场相比。虽然中国与印度都是尼泊尔的近邻,但尼泊尔文学,尤其是儿童图书,受印度的影响更大。

  所以我一直致力于通过图书出版将中国文化推广到南亚地区。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因为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将原本的习惯完全改变。但如果将高质量的图书推广出去,一定会有读者阅读。

  除此之外,尼泊尔儿童并不像中国儿童那样具有良好的阅读习惯。尼泊尔民众的购买力很低,也很少将图书作为礼物赠与儿童,所以我需要降低图书在尼泊尔的售价。比如,同样一本图书,在中国的售价为50元人民币,在尼泊尔的售价需要降到20元人民币,这是很困难的。虽然尼泊尔的市场很小,但我们可以把它当作通向南亚市场的大门,不过这需要长时间的努力才能实现。

  记者:我们了解到,你与中国的交往从父辈就开始了,其中有着怎样的故事?

  高塔姆:我的父亲在1972创办了这家公司,从那时起我们便一直支持“一个中国”的政策。

  所以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有许多中国媒体的朋友来我家参观。很多时候他们都从白天待到晚上,甚至在我家把酒言欢。那时我们也经常参加在新华社和中国大使馆举办的活动。

  2005年,时任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的桂晓风访问尼泊尔后,我们之间的纽带更加坚固了,双方展开了多次代表团互访。

  直到2015年,我们更专注于报纸和杂志出版,除了交流活动之外没有太多的合作。但当我将公司的重点转移到图书出版上之后,我们会持续与中国出版社寻求更多合作。

  记者:近年来,你与很多中国出版企业都开展了合作,具体有哪些侧重点?

高塔姆: 2016年以来,我们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图书出版当中,同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并已经同中少总社合作出版了多部图书,包括《我的日记系列》(Bug Series for kids)、《一起来读毛泽东》(Lets Read Mao Zedong)和《少年读马克思》(Karl Marx for Youth)等,下一阶段还将计划出版《萌萌鸟系列》(Wawa Bird series)等。

  我们与五洲传播出版社也保持着很好的合作,合作出版了历史读物:《我们和你们:中国和尼泊尔的故事》(You and Us: Stories of China and Nepal),该书取得了巨大成功。此后,我们在南亚市场出版了大量介绍中国西藏的图书,例如《“点”读西藏》(Tibet from all Angles)、《西藏宗教》(Tibetan Religions)、《西藏艺术》(Tibetan Arts)、《西藏民俗》(Tibetan Folk Customs)和《西藏文学》(Tibetan Literature)等。

  此外,我们同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的合作也十分成功,曾与人大社合作出版了王义桅教授所著的《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One belt One road Initiative)。

  截至目前,我们已经同30多家中国出版社达成了合作,包括明天出版社、江西美术出版社、湖北美术出版社、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大连出版社,山东友谊出版社、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和黄山书社等。2018年,我们计划继续出版百余部图书。

  此外,我们还正在与中国出版集团旗下的商务印书馆进行合作,共同出版南亚版本的《汉语世界》杂志。

  过去几年间,我们还一直积极参加多场在中国和世界各地举办的书展和研讨会,包括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中国期刊交易博览会、“一带一路”图书版权贸易洽谈会等,为公司的进一步发展助力。

  记者:为了落实这些合作,你打造了一支怎样的团队?

  高塔姆:我们的编辑和翻译团队不仅雇用尼泊尔人,还聘请了相关的中国专家。我们认为,培养年轻人与听取老一辈的意见都是很有必要的,我们确实也将这两个理念落实到了实际行动中。

  目前,当代出版公司的翻译团队由具有几十年翻译经验的专业译者组成。由资深记者Devendra Gautam担任领队,团队成员包括尼泊尔文学界的传奇人物,如Rochak Ghimire、Ganubaker Poudyal、 K.p Gautam、Janardhan Dhungana、Narayan Upadhyay、Umesh Kumar Ojha、Ken subedi、Aneesh Malla、Saroj Dhakal、 Bal Kumar Nepal和Kiran Gautam,以及尼泊尔顶级童书作家Kartigya Ghimire。

  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参与了当代出版公司过去几十年的出版工作。

  由于翻译任务越来越多,我们的翻译团队已经实现了与由Saurav Dhakal领导的年轻专家团队的重组,将活力满满的年轻人与拥有四十多年经验的老译者结合起来,寻求全新的平衡。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刚刚租下了1526平方米的场地来建设新闻博物馆、研讨会大厅、培训中心、中文编辑室等,并计划成立“当代媒体和研究中心”(Current Media and Research Center)。

  记者:你对中国文化十分感兴趣,那么中国文化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高塔姆:什么是中国文化?中国和尼泊尔两国间,无论是文化还是社会活动,唯一的障碍就是语言。但学会中文并不意味着了解了中国,你了解的只是中文这门语言。

  2007年我第一次来到中国,在过去十年间,我一直关注中国文化,也亲身进行了探索、见证和体验。

  中国人在清明节祭奠先祖,尼泊尔人也有类似的节日,这些都是优秀的文化。

  我正在计划编写一本对比中国与尼泊尔文化的图书,介绍我们之间相似的传统文化活动。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对此我总是喜欢和我的中国朋友开玩笑,询问他们为什么如此关注西方文化,但其实自己的文化中已有类似的节日。

  我有非常多的中国朋友,虽然我不懂中文,但我可以猜到他们谈论的内容。我喜爱中国音乐,其中最爱邓丽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我还会唱这首歌曲。我也喜欢中国书法,经常在业余时间临摹,曾亲笔为与外研社合作的《中华思想文化术语》一书题写封面。口说无凭,我的体型就可以说明我对中国美食的热爱。

  记者:在你看来,无论在出版还是其他领域,“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和尼泊尔提供了哪些机会?

  高塔姆:尼泊尔人和中国人之间的密切关系有一个特殊的纽带。三年前,当我们遭受毁灭性地震灾害时,中国是第一个提供援助的国家,甚至当时在这里度假的中国游客都参加了救援。在那次灾害中,我们感受到了中国人对我们的友爱。

  我认为,习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对尼泊尔这样的小国有着巨大的助益。他不只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而是向全世界敞开怀抱。我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将惠及全世界。尼泊尔已经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协议,我认为这对我们的发展大有益处。

  记者:结合多年的交流与合作,你对于中国出版的海外开拓有哪些建议?

  高塔姆:经过多年的发展,中国现在更加关注图书“走出去”的推进,这是很好的事情。

  在习主席提出颇有远见的“一带一路”倡议之后,中国出版业实现了巨大的发展。我认为,接下来中国出版人需要向世界介绍更多的中国作家,因为目前还只有少部分中国作家拥有较大的国际影响力。只有作家为人熟知之后,才能推广其作品。

  中国新闻出版业的政府支持项目在推动合作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但不久前我收到过一封邮件,发件人是一家我不认识的中国出版社。邮件中说他们得到了政府的补助,需要我们出版20种图书给他们,如此我们则可以共享获得的补助。我对此感到十分难过,因为我一直在尽我最大努力,通过出版图书来推广中国文化,但仍有极少数出版社借此敛财,因此我认为非常有必要建立完善的交叉检查机制。

  此外,很多时候中国出版商会单项输出自己认为很好的内容,但实际上并不对市场的口味,这主要是由于对尼泊尔、印度、斯里兰卡等南亚国家的市场需求、文化差异、宗教特点、消费层次等缺乏了解。

  另外,对定价、版本形式、销售对象和渠道也存在定位不当的情况。所以,有必要对内容和版本形式进行把关和校正。

  记者:对于下一阶段的出版及合作重点,你有着怎样的计划?

  高塔姆:一直以来,我的目标都是借助书籍在南亚地区推广中国文化。截至目前,我们已出版了各种类型的图书,涉及文化、小说、传记等很多方面。

  上个月,在第55届博洛尼亚国际儿童书展上,中国作为此次书展的主宾国,带来了多达300人的参展团队。

  此次书展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使我近距离地接触到了中国的童书出版,接触到了很多经典的中国童书和著名作家、插画家。目前我更加关注童书出版,因为孩子是未来的希望,投资童书意味着投资未来。同时,我们也需要培养尼泊尔儿童阅读的习惯。

  我与中国出版商的良好合作已经持续了多年。近期我十分忙碌,基本每周都会和中国出版社推出一本书。今后我希望自己可以为尼泊尔读者提供更多好书,让他们更加深入地了解中国。

关键词:尼泊尔 中国情结 
热点排行
美企业推出新概念UV-LED喷墨丝网印刷机

据来自美国wxow网站的消息,丝网印刷机厂商…[详细]

杭州东城图像公司推出热敏CTP和UV-CTP

近日,杭州东城图像技术有限公司重拳出击,…[详细]

柯尼卡美能达黑白新品bizhub PRO 1200产品报告

革新化黑白数字印刷系统——拥有更全面的综…[详细]

上海紫光预推出数字喷墨印刷机PM520

上海紫光机械有限公司将在2011年11月举办的…[详细]

柯尼卡美能达bizhub PRESS C7000/C6000产品报

2011年8月5日,柯尼卡美能达在北京展出了其…[详细]

大族冠华新推GH794四色商务印刷机亮相全印展

第四届中国(上海)全印展于11月14日隆重召开…[详细]

更多知识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