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媒体追寻红色印刷足迹之大会师篇( 0 / 0 )

http://www.bisenet.com2016-09-13 浏览次数:1353

5秒

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

对不起,没有下一图集了!
<< 上一图集
印刷媒体追寻红色印刷足迹之草地篇
下一图集 >>

  出发时间:2016年9月12日
寻访路线:北京→瑞金→于都→井冈山→遵义→娄山关→夹金山→泸定桥→小金、马尔康→红原→延安:延安新闻纪念馆、延安革命纪念馆、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枣园革命旧址、杨家岭革命旧址

  轮值主编:袁宇霞必胜印刷网 主编

  时间真快,9月3日, “追寻红色印刷足迹” 媒体团一行7人从北京出发,转战赣黔川,到达主要长征纪念地点:于都长江出发地、井冈山烈士陵园、遵义会议会址、娄山关战役遗址、飞夺泸定桥、红军翻越夹金山纪念馆、懋功会师广场、两河口会议遗址、马尔康红军纪念馆、红军过草地纪念碑……,循着红军长征路,追寻与印刷相关的红色足迹。

  9月12日,媒体团来到本次“重走长征路”的最后一站——革命圣地延安。

  1935年10月19日,中共中央率领中央红军凭借“不怕牺牲,勇往直前”的长征精神战胜敌军的围追堵截,战胜恶劣的自然环境,到达陕北延安的吴起镇,结束了艰苦卓绝、举世震惊的两万五千里长征,创造了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英雄壮举和战争奇迹。延安既是中军长征胜利的落脚点,也是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赢得抗日战争胜利,进而夺取全国胜利的解放战争的出发点。从1935年到1948年,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就是在这里生活和战斗了13个春秋,他们运筹帷幄,决胜千里,领导和指挥了中国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奠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坚固基石,长征精神薪火相传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艰苦奋斗”、“实事求是”的延安精神,并不断创新发展,谱写了可歌可泣的伟大的历史篇章。

  在延安,媒体团参观了延安革命纪念馆、延安新闻纪念馆、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抗大)、枣园革命旧址等历史古迹,徜徉其中,感受着革命时期前辈们的精神力量,给我们以启迪和力量。尤其在延安新闻纪念馆,延安时期蓬勃发展的印刷业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十天短暂的行程即将结束,所到之处,每每感慨万千,中央红军将各种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现实,率领一支不畏艰险、勇往直前的队伍最终取得革命的成功,其内在的因素有哪些?对现代企业经营管理有怎样的借鉴?延安时期的印刷业状况如何?下面,且看媒体团成员在这次长征路上的心得体会。

  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 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立建
企业力不仅仅是人才的拥有、设备的先进、管理的完善,还应该是一种文化、一种精神、一种气质。   

  寻访团最后一站到了革命圣地延安,盘点这一路下来的收获体会,想起了十年前我在柬埔寨出差,华为公司的一位技术主管对我说,洪森与他说过几次,有时间能陪同他到中国去走一下长征路。一位外国的政要要到中国重走长征路,大概也是想知道中国革命的传奇是怎样发生的。今天的中国,已成为举世瞩目的东方大国,今天的一切似乎与80年前的苦难、牺牲、奋斗不再相同,现代诱惑不计其数,今天已极少有时间去回顾、思考、追寻。我们的印刷业也以惊人的速度发展到了产能过剩,连烦恼也与过去截然不同,但一个民族的崛起,仅有物质的堆积是不够的,我们还有没有凝练的精神?还有没有巍峨的信仰?企业力不仅仅是人才的拥有、设备的先进、管理的完善,还应该是一种文化、一种精神、一种气质。

  《印刷工业》杂志总编李君
从印刷大国迈向印刷强国是中国印刷人的梦想,而梦想照进现实的漫长过程需要包括印刷企业家在内的所有人的努力,需要精神的支撑。这种精神是开拓进取的,不迷失不放弃;是凝心聚力的,为发展而拼搏;是与时俱进的,因持续创新而生生不息。

  顺利结束赣黔川的“长征”行程后,我们出川入陕,前往革命圣地也是此次寻访活动的终点站延安朝拜。一下飞机,映入眼帘的不是想象中的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坡,而是绵延起伏的葱绿山峦。这些透着纯净的绿也为这座红色城市增添了更加丰富的色调。一天半的时间,我们相继走访延安新闻纪念馆、延安革命纪念馆、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纪念馆,中央军委三局陈列馆、中央社会部机关旧址、枣园革命旧址、杨家岭革命旧址等地,从宣传、军事、文化、干部培养、通讯等角度,全方位了解延安——当时的陕甘宁边区政府首府。透过大量的文字资料、图片介绍、文物展示,去感受那段激情燃烧、充满自由空气和平等精神的岁月。

  两万五千里征程所展示的意志和力量,已成为引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精神路标。此次寻访以延安作为结点,对我们这些亲历者来说,体验长征的过程是一次深刻的精神洗礼。远征中,革命先辈们坚定的革命信仰、乐观的革命精神、无畏的英雄气概、团结互助的友爱氛围、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果敢高效的行动力等等,无不深深震撼吸引着我们,无论从哪个角度探入都是一本厚重的教科书:于个人,领悟的是为人处世之道;于企业,领悟的是逆境蓄力顺势发力;于产业,领悟的是具有匠心的创新乃发展的永恒主题。

  追红色记忆、走红色足迹、悟红色精神,朝圣之行意义不凡,启迪深远。从某种意义上看,今天的产业环境相比80年前的远征,路更长道更阻,形势更为复杂,面临的机遇前所未有,挑战也前所未有。

  根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最新公布的数据,2015年,我国共有各类印刷企业10.4万家,从业人员317.6万人,印刷总产值11246.2亿元,相较上年增长3.6%,为近年最低;资产总额12357.3亿元,增长5.1%;利润总额698.6亿元,增长4.3%。产值增长为近年最低点,从细分领域产值情况来看,报纸印刷同比下降6.3%,书刊印刷增幅不到1%,包装印刷增幅刚过4%;从区域分布来看,4省产值增幅达10%左右,9省(区、市)产值增长为负。这些数据可能至少揭示了以下趋势:与国家经济走势相同,印刷行业的发展正处于换档期,低速增长的下坡状态可能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存在;发展不平衡的态势加剧,与此同时,企业投资力度仍在加大。

  从印刷大国迈向印刷强国是中国印刷人的梦想,而梦想照进现实的漫长过程需要包括印刷企业家在内的所有人的努力,需要精神的支撑。毛泽东曾说,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一个政党,一个组织,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都要有这么一点精神,但是精神在不同的时期,面对不同的情况,会有不同的提炼和概括。处于换挡期的印刷产业需要的正是长征精神的支撑。这种精神是开拓进取的,不迷失不放弃;是凝心聚力的,为发展而拼搏;是与时俱进的,因持续创新而生生不息。

  换个角度看,换档期其实是印刷企业认真思考,重新审视,完善自我,创新突破的一个最好时机。当前,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以及智能制造为代表的新兴电子技术正在快速崛起,它们所引发的生产方式的大变革,不正是印刷产业去产能、寻求新发展的重要机遇吗?

  或许前路曲折,或许挑战重重,我们有理由相信,拥有长征精神的中国印刷人将沿着印刷强国的梦想之路,坚定前行。

  必胜印刷网主编袁宇霞
七八十年后的今天,印刷技术有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当时的油印、铅印几乎都已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一次次的技术革命,已让古老的印刷术进入数字化、网络化时代,但对比当年的红色印刷,我们更应该发扬艰苦奋斗、拼搏进取的延安精神,以客户为中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打造“工匠”精神,让新时代的印刷业再造辉煌。

  从瑞金到延安,“追寻红色印刷足迹”媒体团“重走长征路”的旅程接近尾声,十天来我们踏着红军长征走过的足迹,登上娄山关战役遗址、来到大渡河畔、翻越海拔4000米的高山、穿过红原大草原,最后来到革命圣地延安。我们捕捉着红军长征一路行进的心路历程,感悟着精神信念、意志品质、追求与梦想,体会着现今当地人生活的状态,注定这是一次难以忘怀并带来极大影响的旅程。

  当然,我们的视线一刻也没有停止寻找与印刷相关的每一个元素、每一个细节。

  在瑞金中央苏区遗址群,我们寻访到中央印刷厂的踪迹,据称,在中央苏区繁盛时期,中央印刷厂全厂职工达100多人,满足当时苏区的革命宣传和教育学习的需求,我们看到大量的革命书籍、报刊及宣传单的印刷品,在当时印刷方式主要有油印、铅印和石印,石印用于钞票纸币的印刷。这一阶段是印刷技术发展和印刷需求旺盛的一个时期。

  毛泽东当时曾说过:“ 我们的革命宣传好比是向敌人发射的精神炮弹,印刷所好比是制造这种炮弹的兵工厂。”可见,在当时政权刚刚建立的时候,政府就意识到印刷业是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正是在这种思想方针的指导下,当1934年中央红军被迫离开瑞金踏上长征征程的时候,笨重的印刷机被拆卸开来,和其他必备物资一起,由红军战士担着上路了。红军转移后的瑞金中央印刷所被国民党军队炸毁,而长途跋涉,边打仗边行军,负重物资逐渐卸载抛弃,长征途中最为方便的印刷方式还保留了一些油印。这一阶段,“红色印刷”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直到1935年,中央红军抵达延安,并做出以延安为中心建立陕甘宁边区革命根据地的决定之后,中共中央着手大搞建设,推动农业、工业及相关产业的发展,印刷业作为当时宣传、教育的基本要素,与新闻出版业共同发展,成为新中国新闻出版业的摇篮。

  来到延安,我们参观的第一站是位于清凉山南麓的延安新闻纪念馆,它的原址是新华社旧址。展馆内保留了一处石窟洞原貌,是中央印刷厂所在地。延安时期的中央印刷厂与瑞金苏区的中央印刷厂不是一回事,延安时期的中央印刷厂前身是货币印刷所( 亦称印钞所),所长贺子珍,1935年12月由中华苏维埃西北办事处财政部成立,主要任务是印刷布币和银币。1936年7月,印刷所由瓦窑堡迁到保安后,从山西运回了红军东征时缴获的一台石印机和道林纸,改善了印刷条件,1937年1月,印刷所迁到延安,地址在清凉山。 

  中央印刷厂当年在延安承担了数十种报刊、数百种马列主义经典著作及大量读物和中小学课本的印刷工作。延安时期也是毛泽东同志理论思想形成的时期,他撰写了大量的书刊,都是由中央印刷厂印刷完成。中央印刷厂为传播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丰富人民群众文化生活,发挥了重要的历史作用。

  从展览中我们看出,延安时期的中央印刷厂的技术水平和管理水平都达到了当时的最高水平。中央印刷厂下设材料科、总务处、铅印部、石印部、排字部、编辑部、刻字部、裁纸部、装订部、铸字部。当时厂里机器设备简陋,铅印部机器共有5部,其中有4部为旧机器,主要印刷《红色中华》、《斗争》、《苏区工人》等报刊和一些革命书籍及抗日传单等。石印部主要印刷纸币、米谷票、邮票以及重要的公文布告等。承印的《新中华报》、《解放日报》、《边区群众报》、《解放周刊》、《中国工人》、《中国妇女》、《中国青年》等报刊杂志,以及马列著作、毛泽东著作和党中央的各种文献,共计上百种,在中央印刷厂完成印刷后,被发行到各根据地及全国各地。

  除了中央印刷厂,在西北根据地还有光华印刷厂、八路军印刷厂(后来的留政印刷厂),有书刊印刷也有钞票账簿印刷,共同满足根据地以及国统区的印刷品需求。在技术上,延安时期主要以铅字印刷为主,几家印刷厂相互比拼,激发印刷工人的热情和斗志;不断推动技术的进步,自行研发纸张(如马兰纸)、油墨和改造字架的设计,大大节约了成本、提升了效率。即使用现在眼光看当时的企业经营和管理理念一点都不落后,甚至有现代企业借鉴的地方。

  1944年10月,毛泽东在视察中央印刷厂时讲到:印刷厂的工作很重要,印刷厂生产精神食粮,办好一个印刷厂,抵得上一个师。中央也发出指令:每一较大的根据地上,都应办一个完整的印刷厂,已有印厂的要力求完善与扩充,要把一个印厂的建设看得比建设一万几万军队还重要。 

  可以看出,延安时期的红色印刷业已达到一定的规模和水平,达到那一时期的顶峰,为革命的成功和获取政权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受战争革命的影响,这些印刷厂几次转移搬迁,但始终在技术上、人才上、管理经验上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成为新中国印刷事业的雏形。

  七八十年后的今天,印刷技术有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当时的油印、铅印几乎都已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一次次的技术革命,已让古老的印刷术进入数字化、网络化时代,但对比当年的红色印刷,我们更应该发扬艰苦奋斗、拼搏进取的延安精神,以客户为中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打造“工匠”精神,让新时代的印刷业再造辉煌。

  《今日印刷》杂志 执行主编薛金萍
从井冈山精神,到长征精神,再到延安精神,中国革命精神日臻成熟。正所谓精神一变天地宽,在印刷业进入新常态的历史阶段,重谈精神,恰如在久旱之地求降甘霖。

  通过参与这次“追寻红色印刷足迹”活动,对于印刷媒体寻访团的所有成员来说,是一场心灵和精神上的洗礼。一路走来伴随着一路感动,在这短短10天时间里,我们最直接的感受就是,被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和延安精神等革命精神深深地触动着、鼓舞着。

  红军长征是一次人类革命史上的壮举,是一曲人定胜天的颂歌,是一首荡气回肠的史诗,是一个震惊中外的壮举,谱写了豪情万丈的精神乐章,铸就了举世闻名的长征精神。现在,人们习惯地把红军在长征中表现出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称为长征精神。杨尚昆将其概括为:“对革命理想和革命事业无比忠诚、坚定不移的信念;不怕牺牲,敢于胜利,充满乐观,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顾全大局,严守纪律,亲密团结的高尚品德;联系群众,艰苦奋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崇高思想。”他说:“这样的信念、气概、品德和思想,是红军坚强的精神支柱。正是这种伟大的精神,产生伟大的军队、伟大的战士、伟大的奇迹。”

  长征精神上承井冈山精神。井冈山精神诞生于土地革命时期的井冈山根据地,红军赋予井冈山精神的精髓是:坚定不移的理想信念;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党管武装的基本原则;血肉相连的干群关系;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后来,江泽民同志将其概括为24个字:坚定信念、艰苦奋斗;实事求是、敢闯新路;依靠群众、勇于胜利。可以说,井冈山精神是中国革命精神之源,是中国共产党人培育出来的革命的民族精神。

  长征精神下启延安精神。延安精神是中国共产党在延安时期培育的伟大的时代精神,是中国革命精神的集大成之作,是对长征精神的继承和发扬。它的原生形态就是当年在延安形成的抗大精神、整风精神、张思德精神、南泥湾精神、白求恩精神、延安县同志们的精神和劳模精神等,每个延安精神的原生形态都有它特有的科学含义。延安精神是各个原生态精神的升华,可以高度概括为: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

  从井冈山精神,到长征精神,再到延安精神,中国革命精神日臻成熟。这些革命精神之间有着密切联系,都源于中国革命的伟大实践中,都是以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为基础,以实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为最终目标,在精神内涵上有着共性和内在统一性。如今这些精神已成为中华民族共同的精神财富,并不断被赋予新的时代内涵。

  此次寻访活动不是一次旅行,而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精神洗礼。作为印刷行业媒体,我们同样有责任、有义务把这些精神发扬光大,只有让“追寻红色印刷足迹”成为“走心”的精神之旅,才能将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和延安精神在业内生动地诠释出来。正所谓精神一变天地宽,在印刷业进入新常态的历史阶段,重谈精神,恰如在久旱之地求降甘霖。在行业大变革面前,多承载一些应有的责任,多付出一些内心的坚守,多进行一些勇敢的尝试,才能在行业发展的“新长征”上抒写更加辉煌的篇章。

  《印刷经理人》杂志 编辑刘荣珍
无论是在中国人民眼中,还是在许多国外记者、作家、学者看来,红军的长征都是一个举世无双的伟大事件,它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现代的历史,也以其壮观、艰难被世人铭记。

  从9月3日至9月13日,“追寻红色印刷足迹”媒体寻访团途径瑞金、于都、井冈山、遵义、娄山关、夹金山、泸定桥、小金、马尔康、红原县直至“革命圣地”延安,这些地方都是红军长征路上的重要地点,我们一路追寻,一路感悟。

  我们看到了当年红军长征路上印刷扮演的重要角色,它是革命根据地实现宣传的根本;我们看到了很多珍贵的印刷资料,使我们见证印刷的传承;我们看到了“长征精神”对红军战士的鼓舞,让我们感悟到精神力量在当前印刷业的不可或缺。

  长征,已经成为中华民族一段充满艰辛却又催人奋进的传奇。它以不畏困苦、坚韧不拔、艰苦奋斗、一往无前、团结向上的精神,80多年来,不仅指引中华民族在各方各面全面进步,还为世界各国带来辐射性的影响。外国记者、作家、史学家等一直不断地报道、研究、记述红军长征的光辉业绩,慕名前来参观、访问长征的人络绎不绝,有关红军长征的书也不断在各国出版,并影响了一批又一批外国人民。比如1937年10月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出版的系统介绍红一方面军长征的著作《西行漫记》;比如1980年代,著名记者、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的《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等等著作,一经出版就在许多国家产生轰动效应。史沫特莱在其《伟大的道路》一书中就说道长征是一部史诗,他在书中讲道,“事实、数字和一路上千山万水的名称,都不足以说明红军长征的历史意义,他们更不能描绘出几十万参加长征的部队的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以及他们所遭受的苦难。”还有许多外国作家这样评价道:“长征是无与伦比的现代奥德赛史诗”“长征是中共党史上最壮丽的一页”,红军战士是“历史上一直无与伦比的坚强队伍”,甚至有书指出,“如果没有长征,中国今天就不是共产党的天下”,诸如此类对于长征伟大性的赞美不胜枚举,但长征的巨大影响力确实是怎么赞美都不为过。

  无论是在中国人民眼中,还是在许多国外记者、作家、学者看来,红军的长征都是一个举世无双的伟大事件,它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现代的历史,也以其壮观、艰难被世人铭记。

  我们相信,在红军长征80周年之际,重走伴随艰辛与苦难的长征路,感悟不屈不挠的长征精神,寻找长征中的印刷足迹,必将为行业的长远发展带来更多正能量。

  上海市印刷行业协会 摄像编辑中心主任赵俊武
我们这次重走长征路的目的就是想给行业带回满满的正能量,把处于浮躁之中急行军的印刷业拉回一点、再慢一点。回看战争年代,先辈们思考问题的方式,他们面对理想和追求的执着,他们面对困境的坚毅和顽强……而我们现代人的生活,衣食无忧,却总感觉少了那么一些东西。如果这次重走长征路能给大家带回这点东西,就太值得欣慰了。 

  “追寻红色印刷足迹”媒体寻访团来到延安,这是我们最后一站。10天来,一天转换一个地方,从平原到高原,的确对我们的身心是一个极大的考验。我是一名老兵,深受党的教育,但这次重走长征路仍让我感受颇深。

  离开部队退休后,我进入上海印刷协会,从事视频媒体的拍摄和制作。整个活动中,我扛着近30斤重的摄像设备,跟拍各个长征站点的信息,虽然辛苦,但我感觉非常的幸福。幸福来自于能够再一次系统化学习党史和军史,感受我党从初创到发展壮大过程的来之不易;感受中国红军在漫漫征途艰苦跋涉,所体现出来的精神和气质。幸福来自于我们这一行团队,用我的话说是“一次相逢,终生难忘”,十天里,我们团结协作,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幸福还来自于对印刷事业的认知与理解,在寻访过程中,从瑞金到一路长征,最后到延安大会师,印刷在革命过程中的重要性一览无余,让我这个印刷门外汉感慨万千。

  现如今,受互联网、电子媒体的影响,受越来越严苛的环保政策的冲击,社会对印刷的认知有偏差,印刷人自身开始怀疑甚至是抱怨。但回顾革命历程,革命先辈哪个没受过委屈?哪个没经历过艰难困苦,受过挫折?但他们没有退缩,直面应对,直到革命成功和胜利。我的感悟是:首先,印刷在各个历史时期都是及其被重视的,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宣传和传播手段,这对我们现今的印刷业是个极大的鼓舞;其次,要学习长征红军面对困境,不屈不挠的精神和气质。我们这次重走长征路的目的就是想给行业带回满满的正能量,把处于浮躁之中急行军的印刷业拉回一点、再慢一点。回看战争年代,先辈们思考问题的方式,他们面对理想和追求的执着,他们面对困境的坚毅和顽强……而我们现代人的生活,衣食无忧,却总感觉少了那么一些东西,如果这次重走长征路能给大家带回这点东西,就太值得欣慰了。

  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海外出展部项目经理刘雪飞
长征锻造了一支无比忠诚、信仰坚定的革命队伍,他们所表现出来英雄气概都源自于对革命理想信念的坚持。当历史的车轮辗转行至新的时代,坚定理想信念更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80年前,中国共产党领导红军将士取得的长征胜利震惊世界,开辟了中国革命的光明之路。80年后,在盛世繁荣中,我们这些生活在钢筋混凝土浇筑中的都市人,对于长征的认知却仅仅来源于那些没有温度的书籍文献和影视作品。然而,一个不懂自己国家民族历史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为了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为了重温这段红色历史,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组织了这次“追寻红色印刷足迹”印刷媒体寻访活动,让我们身临其境造访历史,夯实红色印记。

  这次寻访活动是一次重走长征路,是一次希望之旅。在寻访期间,红军将士在长征中所坚守的理想信念,让人最为感动。长征锻造了一支无比忠诚、信仰坚定的革命队伍,他们血战湘江持杀出一条血路,他们四渡赤水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他们巧渡金沙江迷惑敌人出奇兵,他们强渡大渡河在激流中越过天险,他们飞夺泸定桥在铁索上匍匐前进,他们爬雪上、过草地渡过最艰难的日子,他们激战腊子口爬上陡壁打退敌军……他们的英雄气概都源自于对革命理想信念的坚持。

  当历史的车轮辗转行至新的时代,坚定理想信念更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对于印刷业而言,从古老的雕版印刷、活字印刷,到后来的油印、铅印,再到如今的胶印和数码印刷,又何尝不是对技术革新这一理想信念的坚持?在重走长征路上继续传承和发扬这种精神,以此感染印刷业界人士重拾自己的理想信念,正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和意义。

幻灯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