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必胜印刷网 > 新闻中心 > 国内 > 正文

数字技术带来儿童阅读变革

时间:2020-10-2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摘  要:
阅读是一种借助媒介实施的活动。媒介技术的变革,带来了阅读环境的巨大变化。随着数字化技术的不断发展,数字化阅读愈发深入人心。儿童处于成长的重要阶段,通过阅读满足成长需求的愿望较为强烈,参与数字阅读的积极性极高。数字技术使儿童阅读者自身及其阅读行为发生了重大转变。

关键词: 数字技术 阅读 

  阅读是一种借助媒介实施的活动。媒介技术的变革,带来了阅读环境的巨大变化。随着数字化技术的不断发展,数字化阅读愈发深入人心。儿童处于成长的重要阶段,通过阅读满足成长需求的愿望较为强烈,参与数字阅读的积极性极高。数字技术使儿童阅读者自身及其阅读行为发生了重大转变。

  数字技术改变儿童阅读者
 
  儿童是尚未成熟的生命主体,阅读是儿童借由媒介技术与文化符号世界交互作用从而达成自身生命成长的路径。数字技术出现后,儿童积极参与数字阅读,其成长过程受到影响。
 
  1.数字技术缩短了童年时期。美国媒体文化学家波兹曼(Neil Postman)认为,童年是一种社会产物。人们通过学习而获得接触媒介、了解成年世界的技能,因此才有了童年。然而,进入电子媒介时代,童年却随之消逝。电子媒介的接触便利性使人们无须拥有太多技能即可实施媒介接触行为,并获取成年人世界的信息,童年因此缩短。根据波兹曼的观点,接触媒介时所应具备的技能使成年人与儿童得以区分。当媒介发展进入数字时代,儿童期受到数字技术的影响,几乎消失,并主要从两个方面体现。一是数字阅读材料打破了文字在阅读领域的统治地位,声音、视频、图片等呈现方式极具吸引力,数字信息编码方式虽然复杂,却对阅读者的技能水平要求不高。这种吸引力与易阅性使得人们在经历婴儿期后,即可迅速投身于数字化阅读中。二是数字阅读材料以非线性、超文本的方式储存,其信息量巨大,而“信息大爆炸”极大开拓了儿童的视野。信息量陡增带来学习效率的极大提高,儿童走向成熟的非生理性周期大大缩短。
 
  2.信息体系建构存在无力倾向。数字传播时代,阅读环境改变,呈现出与之前不同的特点,并导致儿童信息体系建构的无力倾向。该倾向是指人们在接收信息后,将对信息进行理解、整合,并搭建起个人知识体系的能力减弱。首先,数字传播时代,传播过程中各角色界限被打破。儿童本处于心智尚未成熟、辨别力差、自控力低的生理阶段,有些观点冲突、逻辑混乱的阅读材料致使儿童很难通过其树立正确、理性的价值观。其次,数字传播时代,人们更乐于接受内容、风格、观点瞬息万变的非线性阅读。非线性阅读是多向模式的互动阅读,读者在互联网上任意浏览关注的内容,利用无阻碍数字技术传递交互信息、及时更新内容。数字化阅读材料转换迅速,连贯性缺失,甚至在观点、情绪上存在较大冲突。思维的连续性、逻辑性、系统性受到冲击,儿童的知识体系建构能力受到损害。最后,数字化阅读材料容易提取,方便保存,这些便利性容易导致信息记忆方面的懈怠。知识的价值能否得到体现,关键在于最后是否在阅读者的记忆里沉淀。数字技术支持下的信息检索越来越方便,儿童对知识储存的态度愈发消极,对其整体知识的系统性带来不利影响。
 
  带来娱乐化与内容多元化
 
  数字技术不但解决了阅读材料的存放问题,还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阅读材料成本。在这一背景之下,数字材料供给量成倍增长,涉及的领域无所不包。同时,多样的数字材料承载形式也受到儿童喜爱。但这些非传统的阅读形式引起了各方忧虑,关于儿童阅读形式大于内容、娱乐化倾向明显的质疑之声此起彼伏。
 
  1.娱乐化倾向显著。传统阅读最常见的方式是读文字或图画,阅读的严肃性特别突出。但数字时代,新的阅读形式改变了传统的阅读认知,阅读与娱乐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传统认识中,看绘本是阅读,看动画片是娱乐,但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动画书等不同数字产品形态相继出现,使阅读与娱乐难以区分。除此之外,儿童对阅读内容的选择主要受阅读兴趣与动机的支配,不同年龄段儿童阅读兴趣与动机存有差异,其阅读内容偏好的倾向性明显。少年儿童最喜欢的数字阅读内容是幽默笑话,其次是娱乐资讯,再者是青春文学作品。而传统纸质阅读中的主要内容,如学习资料、经典文学作品、时事政治新闻等的喜爱者相对较少。当儿童更倾向于选择娱乐性内容作为阅读素材时,数字阅读内容提供者为了在海量信息中被相中,也更愿意为严肃、枯燥的信息披上轻松、有趣的外衣,娱乐化的标签也成为吸引儿童的重要因素。儿童的需求与媒介对其需求的满足相互促进,阅读的娱乐化倾向更加突出。
 
  2.阅读内容呈现多元化。阅读内容多元化主要从两个方面体现:一是数量与领域,二是渠道与形式。从数量与领域来看,企业、个人积极投身数字阅读产业,为数字阅读材料的丰富提供了支持。此外,数字阅读内容来源——“创作者”的数量也在不断攀升。企业对数字阅读发展趋势的肯定,个人对数字阅读内容创作的参与,使得儿童阅读材料供给量陡增,内容更加丰富,几乎涵盖所有领域。从渠道与形式来看,数字化技术带来了阅读渠道和内容承载形式的多元化。单一渠道和单调形式所造成的抵触心理和困倦感正在逐步消解,便捷性、直观性、互动性、感染力引发了儿童极大的阅读兴趣。数字技术支持下,不同终端被使用,图片、声音、视频、触感反馈等形式被广泛运用,儿童所偏好的鲜艳颜色、具象事物、动态画面、互动交流得以实现。
 
  提供多种阅读方式
 
  数字技术带来了阅读方式的重大变革。其中,儿童群体受到认知能力、成长背景、个人需求等因素的影响,阅读方式受数字技术的影响更为显著。
 
  1.屏阅读方式的使用率越来越高。随着数字技术的不断革新,屏阅读容易引起的视觉疲惫感正逐步被解决。电子墨水屏技术还原纸质阅读的视觉感受;自动感光装置根据环境光线调整屏幕亮度;蓝光过滤技术有效降低电子屏对眼睛的伤害。而且,现在的儿童出生于网络时代,被称为网络原住民,数字技术从一开始便嵌入了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他们对书和阅读的理解不同于网络移民,翻页的仪式感、书籍的厚重感、纸与墨的味道不一定为他们所熟悉。数字技术影响下,屏阅读方式迅速被儿童接受。
 
  2.听读方式受到普遍欢迎。在人类文明的历史长河中,视觉阅读一直处于垄断地位。听读这种在人类文化史早期便出现的方式始终未能壮大起来。其原因在于,听读材料难以记录。在最初的传播中,听读需要面对面才能实现,其优势受制于此,无法得到充分体现。进入电子媒介时代后,录音机、收音机、磁带、胶片出现,听读材料的记录、传播难题得以解决。听读在经历印刷传播时代的低谷后再次走进大众视野。但电子传播时代的听读材料不够丰富,选择的自由性受限,成本偏高。因此,听读在电子传播时代回归,却未能实现飞跃。进入网络传播时代,数字技术极大地丰富了听读材料,播放内容和时间都可以随心所欲,成本显著下降。听读乘着数字化的东风,迎来巨大的发展空间。特别是对于儿童,听读体现出多种不可替代的优势。一方面,听读对识字量没有要求,因此低龄儿童亦可独立实施阅读行为;另一方面,听读解决了家长对用眼过度导致儿童近视的担忧。此外,听读还可以与其他活动,如吃饭、入睡等同时进行,其潜移默化的作用不容小觑。基于此,无论是儿童还是家长,都乐意接受听读这一方式。
关键词:数字技术 阅读 
热点排行
美企业推出新概念UV-LED喷墨丝网印刷机

据来自美国wxow网站的消息,丝网印刷机厂商…[详细]

杭州东城图像公司推出热敏CTP和UV-CTP

近日,杭州东城图像技术有限公司重拳出击,…[详细]

柯尼卡美能达黑白新品bizhub PRO 1200产品报告

革新化黑白数字印刷系统——拥有更全面的综…[详细]

上海紫光预推出数字喷墨印刷机PM520

上海紫光机械有限公司将在2011年11月举办的…[详细]

柯尼卡美能达bizhub PRESS C7000/C6000产品报

2011年8月5日,柯尼卡美能达在北京展出了其…[详细]

大族冠华新推GH794四色商务印刷机亮相全印展

第四届中国(上海)全印展于11月14日隆重召开…[详细]

更多知识手册